您现在的位置:

林之孝 >

暗夜倾城_故事

  暗夜倾城(上)“嗯。”

  暗夜,星空迷离,云,依然依偎在月的身旁。风,拂过薰衣草,诉说着不为人知的悲伤。

  三年前——

  “啊——!不要——!”这声音不知震坏了多少人的耳膜。原因?——少女的包被偷了。少女哭泣着,追赶着。哭着哭着,跑着跑着,天见尤怜。可行人匆匆,无一站出来的,这,许就是中国人吧,爱看热闹,却不愿参杂其中。追逐着,追逐着,不知不觉到了十字路口,转角处走出来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风度翩翩的他受人瞩目,却刻意隐瞒自身帅气。到少女身旁,轻轻拍着她的背,背影是那么的温馨。少女抬起头,少年的模样映在她的眸子里。“少年的帅气模样让她娇羞,少年亲密的动作让她面色绯红。少年的眼里满是溺爱——他爱上了她,他希望她能像他爱她一样爱着他。

  天桥上,一个气质不凡的少年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俯视着被少年搀扶起来的少女。

  “你,没事吧?”少年关切的问。“嗯。”少女简短利落的回答,刚刚还在滴答的眼泪留在了眼眶。

  “怎么了?为什么哭呢?”

  “刚刚有一个小偷把我的身份证偷走了,我刚来到江苏,没有身份证怎么办哪?!”少女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没事的,不是有我吗,让我做你在江苏的第一个朋友吧”少年眼里不自主的露出期待。

  “嗯”依旧是简短利落的回答,带给少年的却是无法论说的漫天喜悦。

  “你现在住哪?”

  “不知道。”

  “不如搬到我的公寓,这样互相也有一个照应?”

  少女思虑半晌“嗯。”

  喜悦要把少年淹没。

  “你叫什么?”

  “叶倾城”

  “楚暗夜”

  三楼少年公寓——

  “我们到了苯妥英钠片副作用大吗?。”

  “好干净的公寓。”

  说笑间,敲门声响起。

  “咦,苏垠!你来了!”

  “这就是你说的叶倾城?”

  “嗯。”

  倾城回过头,发现一张帅气的脸,好像当明星——鹿晗。

  “嗨,叶小姐。”

  “你好,叫我倾城就可以了。”少女绽放了笑容,好像春天的桃花,粉嫩纯洁。倾城觉得垠很熟悉,却想不起来他是谁。

  午夜,干净的铃声响起。

  “夜。”

  “嗯?”

  “你把她勾到手了?”

  “还差几分,还有,你表用‘勾’这个词好不?”

  “啧啧,我真不明白,你身边女生如云,不乏美女、萝莉,怎么你偏偏喜欢她?她的容貌虽然倾城,但你身边也不是没有这样的萝莉,她的声音虽比银铃,但也不值得你为她这样啊。”(冷:夜也是一代风流人物,天骄也。)

  “垠,我能说我这个不相信情的人,爱上她,被她牵绊住了吗?”

  “哈哈,NO!”

  ……

  “这,是怎么回事,刚刚的通话什么意思…?”倾城抵了抵唇瓣,艰难的问道。

  “倾城,你听我说。”

  “嗯。”依旧是简短利落的回答,带给楚暗夜的却是无与伦比的心痛。

  “我上次在南平的公车上见到你,你一身清凉的校服,和朋友在一起,兮笑悄然。展颜,让我深深迷恋,无法自拔。之后一改风流本性。垠,是我的dude(哥们),他很好奇我的变化,死缠烂打,让我说出头尾。”

  “后来,知道了你来江苏,我便和垠设计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为了追求你,我费尽心机,让垠虽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后来就有了小偷强你包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交到了一个知心好友,看来,是我太自作多情了,多谢你的哪治癫痫病治得好提醒,哈哈!”倾城悲伤的狂笑,眼里充满了泪水和忧伤。

  说着,夜从柜子里拿出倾城的包。

  “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想追求你,我爱你做我的girlfriend(女朋友)好吗?”

  夜把真挚又充满期待的目光望向倾城:“答应我,好不好?”

  沉默…一片寂静。

  “嗯。”(冷:“嗯”的传奇史。能把一个字写成这样,也算不容易了吧。)依旧是简短利落的回答,带给夜的是眼里闪烁的喜悦泪光,在黑暗的屋子里,两双明眸闪闪发亮,熠熠生辉。

  暗夜倾城(下)“你爱我吗?”

  直到——

  “‘…我想追求你,我爱你做我的girlfriend(女朋友)好吗?’

  ‘答应我,好不好?’

  ‘嗯。’”

  垠把电话挂了,心中偷笑:原来是这样,小子果然是万人迷。嘻嘻!那几分也没了。

  想着,垠骑上摩托车,前往夜的公寓。

  “咚咚咚!咚咚咚!”

  堪比天雷的敲门声。门打开。

  “垠!!”一对情侣齐声道。

  “哈,我来看你们小两口了!”

  ……

  半月过去了——

  “夜。”

  “嗯?”

  “我有一个朋友要来上江了!”

  “哦!在哪里?”

  门打开,一个样貌清丽的人出现在门口。

  “你好,我是…”

  “楚暗夜!对不对?我是林珑。你可以叫我珑儿!”一头长发的女孩子说道。(饿:类似女汉纸的萌妹纸,人格分裂了…分裂了。”

  “嗯,好。”

  哥已经和我住在一个公寓了,他对我很好!而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夜哥哥喜欢的是我!”银铃搬的声音带来的是恶毒的话松原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专业语,让人不禁想起了白雪公主的美丽后娘——她丑恶而漂亮(冷:我记得在猫猫怪老师的笔下,后娘是满意,好吧,满意…),“我限你十天内滚出我和夜哥哥的视线!不然,哼!我要你好看!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是朋友!”

  傲气华丽的转身,留下的是脸上留有巴掌印的倾城,可此时,脸上的火辣辣又怎么能和心里的痛相比呢?不知不觉,泪水把心淹没,心被泪水浸湿。

  想到这几天夜和珑儿的消失..难道,珑儿说的是真的吗?我该相信夜吗?

  或许,我和他有缘无分,珑儿和他才是郎才女貌吧……或许吧……

  精致的脸上滑过珍珠搬的泪水。

  “夜。”

  “嗯?”

  “最近都在忙什么呀?

  ”

  “没什么。”夜目光躲闪,这目光深深的刺透了倾城的心,让倾城绝望。

  “我们晚上烛光晚餐吧,在家里?”

  “可..”想到这些天是没怎么陪倾城,夜改了口,“好啊,没问题!”

  夜却不知他的神情印在倾城的脑海,他的改口回响在倾城的耳畔,不断回忆,不断倾听……

  既然你无情,休怪我无意……

  笔碰撞纸的声音。

  晚上的公寓——

  玻璃碰撞玻璃,杯里的酒水醉的妖娆。

  屋里的暧昧,无法逃避;酒水的毒醉,沁人心脾。

  “不!!!为什么——!不——!”

  屋里倒着倾城的身躯,是那样倾城。

  屋里有着暗夜的背影,是那样邪魅。

  少年颤抖的手上拿着一张沉重又轻盈的纸,内容是那样无奈,让人心痛:

  夜,这时,我已经离世。你,会伤心吗?

  昨天,珑儿和我绝交,你猜为什么?因为你,因为爱。你知道吗,珑儿喜欢你。我和你约与烛光晚餐,我为你准备了毒酒,因为我信了珑儿的那句商丘市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夜哥哥喜欢的是我!这话,或真或假,或虚或实。可我从你的言语神色中,信了,不疑。我爱你,我不舍得看你喝下,所以,我把酒杯换了位置,我替你死,好吗?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爱我吗?

  爱你的倾城

  “哈哈哈!你死了,我活着干什么?你爱我吗?哈哈!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是去准备婚礼,想要和你结婚?哈哈!”少年癫狂的笑着。

  夜穿上新郎的衣服,帮倾城穿上婚纱,喝下毒酒,覆上倾城的粉唇,翩翩背影,倒下,倒下。

  “诺此生无缘相爱,不如一同赴死。奈何桥上,等我。”(冷:好吧,这话是抄萌幻的,老师对不起撒。夜:你不说就算了,还承认罪行,顺带把我——说这话的人,给拉黑了,罪过!冷:55~)

  “倾城,你知道吗?你穿这婚纱,好美,美过一切,如名倾城。”微笑的闭上眼,眼泪晕开了视线。

  高跟鞋敲击着阶梯,上楼,开门。

  林珑眼里溢出泪水:“吾爱,等我。我随你。吾友,等我。我跟你。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毒酒少了一口,地上多了一人。

  凌晨——

  “夜,开门,夜!”

  垠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夺门而入,一切,一览无遗。

  尾声

  早上,人们发现,三楼拐角处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没有人。一张纸飘落在地上,悲伤的话语却刺痛不了人们的心——还是那样冷漠啊……

  薰衣草地——

  上面躺着三具死尸。

  一男二女。亲密依偎。

  暗夜覆盖着江苏,薰衣草地里有一风度不凡的少年,流泪、自

  现在的江苏——

  暗夜,毒酒被风的悲伤熏到,迷醉;酒水滴答宛如珍珠泪,那样倾城。

  凌晨,风拂过薰衣草,草地里,躺着是四具让人窒息的尸骨,弥漫在空中的是凄凉的气息。

© zw.bgupb.com  重生传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