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背逡巡 >

变动_故事

  穿透黑夜的目光停留在远方,仰望被春雨洗过的夜空,没有看到星星,却看到了黑夜错过白昼的无奈,被风吹乱的思绪,还在张一百的渡口摇摆不定。最近要进行人事调整,张一百一夜都没睡好觉,早上5点钟就起床了。

  张一百边刷牙边在想:这个机会如何才能抓得住,他在洗脸间弄了半个小时,才从洗漱间出来,朝还睡觉的老婆喊道:“起床了,起床了!今天上班我要早一点去……”

  睡房里传来一个女声:“还早,急个啥?”

  张一百的老波叫翠花,看上去她有些稚气,有一双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的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一头漂亮得头发,乌黑油亮,又浓又密,她站在阳光下,轻轻地一摇头,那头发就会闪出五颜六色地光环。原来在国营企业上班,后来下岗了,变成了下岗职工,下岗后在一个私营企业做过一段时间的会计。因为她与税务机关的人不熟,最后也就辞职不干了,变成了一个纯家庭妇女。

  翠花喜欢逛超市,张一百经常座在超市门口的长椅子上等几十分钟,等得不耐烦了,张一百就打电话催翠花。翠花经常是不接电话,张一百又把号码拨一次,翠花才从超市出来,把装得满满的几个口袋交给张一百,十分兴奋:“这几样东西在做特价,好便宜哟……”转身,翠花又返回了超市,前来超市购物的人还以为她在超市上班。

  张一百这时走到睡房门口笑着说:“快点给我滚出来,抓紧时间造早餐。”

  张一百玩不起最后这一次上天给他的机会,他得珍惜和把握好,自己到了年底就满45岁了,还是一个主任科员,还不是科级干部。

  张一百从衣柜翻出了一件翠花买给他的一件红色T恤衫,还是崭新,没有穿过。翠花买给他的这件T恤衫时说:“本命年,给你买一件作为本命年礼物……”

  张一百一直舍不得穿,这一天,他终于舍得拿出来穿了,是有些不平常!

  张一百骑着那辆电瓶车,7点40分就到了单位的大门口,正好遇到传达室老李,张一百和老李打招呼:“李叔好!”

  老李先是一楞,回答说:“小张早!”

  张一百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暗暗地想:“怎么搞的,我怎么把老李叫成了李叔了,平时都没这样叫过,看来今天凡事都应小心……”

  这时,还没有上班,张一百在院子里边想事情边散一下步。

  张一百最不想见到的人就单位那个姓钟的主任,他经常眉毛紧,眉宇间形成一个问号,这人都59岁了,一个副主任科员,领导说他虽然不很能干,但爱操心,能做些杂事,照顾让他还保留在职在岗。

  张一百觉得自己不知是沾了运气还是晦气?估计不妙,于是在心里默念见到领导后的腹稿。

  单位八点上班,张一百故意走到单位办公楼下。不多时,一辆白色的轿车开了过来,下车的正好是分管干部的张书记,与张一百五百年前是一家吧!张一百赶紧过去站在车门边,停了几秒钟,没见开门,他刚想伸手去摸车门手把,这时车门开了,部长下了车,张一百急忙打招呼:“志平!您好!”

  张书记乐呵呵地笑着说:“你好!”圆圆成年人患癫痫如何护理?的脸蛋放着红光,就像田野上一穗淳朴的红高粱。

  招呼后,张书记走进了办公楼,张一百望着张书记的背影,好想连续亲切的叫几句书记!书记!张一百用手背抹了一下额头,感觉有些汗,他真没想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直呼领导的本名,糟糕,太糟糕了,糟糕透顶了!

  昏昏沉沉的张一百非常后悔早上的事情,真想打自己几个嘴巴。

  中午下班后回到家,张一百摊在沙发上。

  翠花从厨房过来问张一百:“你怎么了?没精打采的样子。”

  张一百回答:“唉,今天做了一件大错事,别提了……”

  翠花问:“啥事儿?”

  张一百说:“早上见到领导时,直呼他的名字……”

  张一百说着越烦闷起来,他始终弄不明白自己的运气怎么会这样孬,他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客厅,到了后阳台,一边弄着花草,一边嘴几里古鲁地说着啥,谁也听不清楚。

  翠花不耐烦的大声说:“在那里几里古鲁地说着啥!”

  张一百于是把详细情况全部跟翠花说了出来。

  张一百愁眉苦脸对翠花说:“我请几天病假,在家里休息休息……”

  翠花听后把背向着张一百,说:“也没必要这样大惊小怪吧,也可能别人根本就没把你直呼他名字当回事呢!”

  张一百说:“你不知道,现在的事情很复杂,要不就去一趟,不是还有桶敢览油吗?年初舅舅从乡下带来,还动过,应该拿得出手。”

  翠花说:“讲得太怂了!人家要不要还不知道呢!再说你又不知道书记住在哪里,被别人发现就不好了。”

  张一百下意识地暗暗地想:“这么多年自己简直是在白活了,一点路子都没有,人家提拔你才怪呢,算命先生说本命年交好运,这靠谱吗?衣服穿得再红也不顶用,再说自己的名字也不带劲……。”

  这天晚上,张一百十一点半才上床睡觉,十二点半才慢慢进入梦乡。

  深夜两点半钟左右,张一百感觉固定电话铃声响了,开始不接,可电话响个不停,最后他还是接了,张一百对着话筒:“喂!哪里?”

  一个很老练声音不紧不慢地说:“听说你要提拔当科长,恭喜啊!”

  张一百刚要说“谢谢!”话筒里却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张一百轻轻的放下话筒,心想:“这下好了!直接当科长,跳过了好几级,看来只要自己工作扎实,领导还是知道的,很公正!不像有些人要送很多礼,请好多次客……哈哈!”

  下次见了U科长,他还敢昂着下巴路过装作没看见才怪!

  张一百心想:“看来真的要走运了!莫非早上见到的“钟主任”也是好事,因为领导还是给了他机会。”

  张一百想着:“自己的条件要比别人好得多,虽然自己怎么样都胖不起来,从来不跟别人打牌,自己为人本分老实,工作认真负责……但是,坐火箭提拔,可能吗?”

  张一百一边想一边伸手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内部电话本来,翻了一很久,也没有找到刚才通话的号码,更不知道是那一位的电来。张一百反复仔细的看过几次,确认这电话不是本单位领导的引起癫痫病的原因有什么?号码,他自言自语地说:“是谁呢?”

  张一百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电话号码,电话号码出现了,是一位私营公司老板的电话,让人费解。几秒钟后,张一百感觉自己站在一个大院中间,一辆Q5轿车停到他身旁,司机从车窗伸出头来礼貌的叫了一声:“张

  科!”张一百一看了旁边没人,重重的“嗳”了一声,右手打开了车门,伸右腿把屁股靠上了车,左腿却总是提不起来,弄了几下都不行,张一百在心里恨自己,他不敢想象就这样轻易的失去当局长的机会,他想哪怕脱层皮也要把脚塞进车门,霸蛮一用劲,只听:“哎哟!”一声。原来张一百的脚蹬了一下翠花的屁股,翠花胖,从床上坐起来,侧着身子生气的说:“你在做咐?在作恶梦啊!”

  张一百没做声,他自己的心绪已经完全陷入了泥泞,刚才那个电话,说的那么清楚,难道不是在托梦?还有那车,会不会是在暗示自己还有一趟末班车呢?也许这是领导给自己的机会!

  “你去一趟吧!”翠花认真的说。

  “好吧,去就去,也只能这样了”张一百说。

  张一百吃了早餐,把那敢览油找出来,在客厅里边想边来回走动,他在设想用最好的方法把它送给张书记……

  张一百顺利的把“东西”交给了张书记的司机,躲在办公楼里等书记的车子。“来了!来了!是他。”

  张一百飞快的从左楼梯上五楼,又从右楼梯下五楼,在二楼会见到了书记。张一百装成很巧遇的样子,笑着说:“书记!!早上好!”

  书记点头笑了笑说:“你好!”

  张一百到了一楼,回忆起刚才打招呼的异常,特别后悔,他搞不懂,自己都这样一把年纪的人了,见了领导后还是这样慌乱。

  中午下班前半小时,张一百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是书记的号码,响了几下都装作没听见。过了几分钟,书记的司机从五楼下到三楼,对张一百小声的说:“书记让你上去一下。”

  张一百轻轻的回答:“好!”

  尽管他们讲得很小声,办公室其它几个还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张一百,似乎他比平时胖了一些,也威严了许多。

  张一百心里十分紧张地来到了书记办公室,轻轻的敲了一下半开着的木红色铁门,里面传来书记长的声音:“请进!”

  书记知道是张一百来了,见张一百进来后,书记从办公椅站了起来友好的说:“请坐!”

  张一百小心的在靠窗户的沙发坐下,张一百问“书记,找我有事?”

  这时,书记从饮水机冲了一杯茶过来,送到张一百手上亲热的说:“让你费心了,送那么好的敢览油给我,真的谢谢你!你自己留着,我不能收。”

  张一百尊敬的对书记说:“一点小东西,不成敬意。”

  书记笑了笑后,严肃的说:“我们不要搞送礼那一套,特别是领导干部要勤政廉洁,工作起来才会觉得心里没有包袱,干起事来才会觉得一身舒畅……”

  书记停了一下,继续说:“自己把工作做好了,才会得到群众的拥护和信耐……”

  张一百感觉书记容光焕发,中等的身材突然高大了许多……出门时,书记要张一百把敢北京怀柔医院癫痫科好不好览油提回去,张一百提起敢览油,感觉从手上到心里既沉重又带劲……

  张一百把敢览油提回家后,他老婆奇怪的说:“怎么回事?又提回来了?”

  张一百显得无可奈何的样子,盯着地板说:“书记不肯收!”

  翠花约有所思的说:“看来还是有清官!”

  张一百说:“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的事情真有点搞不懂,反正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翠花说:“管他呢!听天由命吧。”

  为抓住这次机会,张一百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把这桶敢览油送出去,他没有别其他办法,他不善于搞关系。网上讲官员大多与老板混得好,于是找到了梦中那位老板的电话,拨了号码后,张一百摒着呼吸听着耳机发出的声音,响了一阵没有打通,他觉得轻松了很多,停了一下,张一百又把号码拨了一遍,电话通了,传来跟梦中一样的音质:“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我找总经理!”张一百慌忙地地回答。

  对方又问:“我就是!有什么好事?”

  张一百小声的说:“老总,你好!我想送一桶敢览油给你,让司机到传达室把油提一下,今后有机会请多多关照!”

  “好!”对方答应得很爽快。

  张一百感觉刚才说话有些庸俗,对方并没计较,不过奇怪的是对方竟然理所当然,声音真的就是梦中那个,太巧了吧,有点吓人!

  张一百把事情做好后,没有告诉翠花。

  张一百每天照常上班下班,在等待什么时候被领导叫去,告诉他要提拔的好事,然后回家给翠花一个惊喜。

  有一天,自己刚好看见一位领导下车,马上赶过去叫了一声,领导没回头,车子走后,只见地上有水,这是车子留下的空调水,也许是领导肯定没听见,他觉得很不是滋味。

  张一百时常站在窗户旁偷偷的往一楼阶梯看,观察领导们来上班时的神态,看别人给领导打招呼的情景……

  单位的人事调整公布了,上面没有张一百的名字,他觉得担子放下了,也轻松了。

  如果真的要张一百火箭般上任,恐怕还有点吃紧,没经过风雨的资历,总是处于没准备好的状态,张一百觉得躲过了一劫。

  经过努力,虽然自己的绩效不能像别人那样是1。5、1。7、2。0、2。8、3。0、3。5、4。0,只是个1。0的系数,但是,张一百的心态变得好了,从此再也没有往提拔不提拔上去想,顺其自然,工作认真负责、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迟到早退,连续两年都被评上了先进工作者。前些时间组织找他谈过话,话虽然讲得不是太露骨,也听得出组织看好他。不久,一年一度的人事变动又要开始了,也许张一百这次要提拔。

  有天晚上,翠花给张一百准备了酒。张一百问:“做啥?今天又不过节?”

  翠花笑着说:“是不过节啊”

  张一百又问:“那是为什么呢?”

  翠花神秘的说:“你自己知道。”

  张一百有点疑惑:“不会吧!”

  张一百心想:“难道自己要提拔的事情,翠花也知道了?”南阳市看羊癫疯好的专科医院p>

  翠花看了他一眼,说:“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

  张一百笑了起来:“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翠花又说:“衣帽架上挂着的那套棕色西装,你试一下,看合身不?”

  张一百说:“天有点冷了,穿西装?”

  翠花盯着他,说:“你是寒号鸟?近些时间穿西装蛮好的,如果感觉冷,里面加一件薄毛衣。”

  张一百把西装穿好,站在穿衣镜前,翠花从后面过来,大声说:“你看,打扮一下,年轻了不止十岁!”

  张一百靠近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只是感觉自己瘦了很多。

  张一百经常在一个文学

  网站上投稿,有天,突然发现自己的文稿有几个人留言奉承,还邀请他参加全国性的征文大赛,对他鼓励极大。

  张一百带着愉快的心情上下班,等待那决定命运的谈话。

  一天下班的时候,张一百刚好骑上电瓶车,手机就响个不停。

  他一看,这电话是翠花的电话号码,接通后“喂!”

  翠花说:“刚才有个人提了桶油来,说是要交给你,我问他是哪里的,他又不肯讲,我不肯收,他笑着放下就往楼梯走,我出门去追,他好像马上就下到一楼去了,走得很快……”

  张一百有点不耐烦的说:“不讲了!我在骑车,回去再说。”

  回到家,张一百看见放在门边有一个铁皮桶敢览油桶,就问翠花:“这是谁拿来的?我们怎么能收这东西!”

  翠花说:“收都收了,还能退回去?”

  张一百生气地说:“收了也不行!一定要退回去!”

  翠花说:“退回去吧!”于是,翠花住厨房里提。

  张一百说:“让你退回去,你还要提到房子里去!你要干啥?”

  张一百说着就要发火了。

  翠花大声的说:“这是我们原来那一桶!你不记得了?”

  张一百一边说一边将信将疑把桶仔细的看了又看:“不会吧!”

  张一百突然说:“是我们原来那一桶!我在桶上记有记号。”

  张一百看着这桶敢览油,感到有点意外的样子:“怎么办,怎么办……”

  张一百就是弄不明白,这是老板派人送回来?还是已经转到别人手里又拿来送礼?这么久了,这油还能吃?翠花可没想那么多,她瞪了一眼张一百,说:“敢览油吃了降三高!”

  花开花谢,此消彼长,云卷云舒,又是一年。美丽心情,萦绕在张一百的身边。没想到的好事终于来了,乡下的舅舅竟然跟县里一位领导很熟,不知道这次人事变动,是不是县里领导给予说情了。单位能否给自己一次机会?

  春风吹拂着我们,太阳为了小草和朋友,从乌云里探出了它的大胡子。时间过的很快,一年度的人事调整在天气较好的三月完毕,那天在OA系统中公布了。

  艳阳普照的日子真让人心情舒畅。公布名单上有张一百的名字。张一百,还有翠花都很高兴。科室的同事前来祝贺。

© zw.bgupb.com  重生传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