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淡奶油 >

苦情花儿开(小说十七)

  第十七章
  
  郭大牛和阮氏萍听到来人的说话声一望,哈,原来是老大姐洪琼花来找他俩呢。接着洪琼花兴奋地告诉郭大牛和阮氏萍,岘港被解放了,在人民军和游击队、地下党组织内外夹攻下阮文昭傀儡政权和美帝国主义军队节节败退,被赶出了岘港市。有关部门在阮文昭在那里的情报部门没来得及销毁的秘密档案中发现了黎亚强的叛国投敌的罪行被正式逮捕了,已经交代承认了这一出卖我们高炮部队的配置情报和那个美女特工鬼混沆瀣一气的事实。黎亚强必定受到严厉的处置,把黎团长气得要死。黎团长已经声明不在承认他是烈士的子女和黎家的后代,宣布解除他与黎家烈士的养子之间的关系。听了洪琼花大姐滔滔不绝说着黎亚叛国投敌被抓捕的事,阮氏萍和郭大牛都高兴地说,这是他罪有应得,在为民除害,他在学校部队上侮辱欺负了多少年青漂亮的少女和女战士。
  
  见时间不早了郭大牛、阮氏萍和洪琼花一边说笑着一边朝着村庄里走去,回到家门口阮氏萍请洪琼花到自己的家里去坐坐,洪琼花笑着说:
  
  “小萍妹子时间不早了,刚才我呀听到黎亚强被抓的好消息,一激动打断了你们小两口子在小河边甜言蜜语地谈情说爱了呢,现在把心里的高兴事已经告诉了你们,传递好消息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家里的小闺女丫子在等我哄她睡觉呢,大姐我呀不打扰你们的甜言蜜语了。小萍子呀,现在还是趁郭排长还在,多陪陪咱们的郭排长吧,免得呀,分开时害相思病噢。”说着洪琼花朝着郭大牛眨了一下眼睛笑了笑,又朝阮氏萍望了望。阮氏萍听到洪琼花刚才说的话,脸一红忸怩着嬉笑地说:
  
  “大姐呀,你呀谈情说爱的经验可真多呀,妹子我可以后要向姐取经学习呢!”
  
  “呀,妹子取经学习到用不着,姐只不过比你早结婚了些,还是妹子有福气呀,自己情投意合找到了中意的白马王子郎君,姐就没这个福份��。”说着洪琼花在阮氏萍的额头上轻轻地一点,笑着说:
  
  “你呀,找了个如意君郎,让姐羡慕死了。姐当初没有你那个婚姻自由了!你们俩可要好好的珍惜哟,恩恩爱爱地相守相望一辈子,过上一年半载小萍子生下一男半女来,姐也会帮忙来带你们的奶娃子,这方面姐的经验还是有的。好拉好了姐不跟你们唠叨了,咱们明儿见。”说着洪琼花,跑到阮氏萍家的隔壁自己的门口掏出口袋里的钥匙打开了门锁,同站在门口的郭大牛和阮氏萍招了一下手,悄悄进自己家里去了。
  
  阮氏萍的父亲阮文勇这些天天天在乡政府忙着开会,布置任务,不经常回家,所以阮氏萍的家里只有阮氏萍和郭大牛俩人。这些天越南国内的形势大好,战争出现了很大的转机,美国总统对深陷与泥潭中的越南战场失去了耐心,国内反战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不得已美国在越南已经开始开封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出现了撤退的迹象,人民军势如破竹,趁势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一鼓足气拿下了顺化、岘港等地正在不停地向南方推进。美国在越南战场上节节败退,阮文昭政权岌岌可危,面临着分崩瓦解的趋势。苏联开始加紧对越南的军援控制,不断地向北越共产党派出军事顾问以及各种代表团以笼络越南来与中国争夺东南亚地区的势力。胡志明主席病重身体每况越下,秘密前来我国住院治病。
  
  郭大牛现在利用转业之前的空余时间,经常和阮氏萍在一起加紧时间编译好《射击教程》忙到深夜,就住在了阮氏萍家里。完成了编译任务之后,在等转业通知的时候部队领导特意照顾他和阮氏萍的关系放郭大牛的假,让他郭大牛利用转业之前的空闲时间,去和阮氏萍家,多和阮氏萍接触交流以增进小未婚夫妻小两口子的情感。郭大牛经常被洪琼花请去帮她训练高射机枪连的民兵,空余时候在阮氏萍家的田里种些青菜,菠菜,等蔬菜,喂喂鸡。有时候看看书,或者去乡村讲解农业技术课,和阮氏萍在一起日子过得比较悠闲和快乐。
  
  当晚阮氏萍见父亲忙着乡政府的事情,根本顾及不了家,乐得合郭大牛在一起,洗过脸,洗过脚郭大牛打算回阮氏萍父亲的房间里上床休息,被阮氏萍一把把郭大牛拦住,用妩媚的眼光朝郭大牛一望,急忙把郭大牛拉近了自己的房间里,用手一指郭大牛的脑门,妩媚娇羞地说道:
  
  “傻哥儿,真笨哟,现在还去自己的房间里睡干嘛,你没见阿爸不在家家里没有人呀,”说着嗔怪地一把搂住郭大牛的脖子,用自己的红唇捧着郭大牛胡子渣渣的脸上亲吻了一下,亲昵地说道:
  
  “你呀,真傻呀,现在就不知道机灵点儿心疼人呢?”说着把郭大牛往自己的床上一推,郭大牛急忙一把趁势搂住娇羞的阮氏萍,和阮氏萍一起倒在了阮氏萍的闺床上。郭大牛闻到了阮氏萍身上散发出的诱人的姑娘粉脂的香甜味,心里一阵悸动。一把把阮氏萍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接着一个劲儿在阮氏萍的脸颊上颈子上眼睛上和耳根边使劲地亲吻着,阮氏萍笑着不停地热烈地回应着,用嘴唇在郭大牛的胡子渣渣的脸上回吻着。她的一只手伸到了郭大牛的内衣里,在郭大牛的强壮结实厚实肌肉突起的胸口上来回抚摸着。不一会儿她从郭大牛的怀里挣扎着出来,急忙走到桌子旁“噗”地一下吹灭了油灯,回到了床上去亲昵着拉着郭大牛的手叫郭大牛帮自己脱下内衣……。这一晚阮氏萍甜蜜地搂着郭大牛一起睡得真香呵。
  
  第二天郭大牛还在阮氏萍香被里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阮氏萍推醒了,他睁开睡意朦胧地眼睛,朝着窗口望了一眼。早晨的阳光仿佛格外的刺眼,他揉了一下眼睛。阮氏萍已经把早饭做好了,还给郭大牛煮了一碗水煮米酒糖鸡蛋。为郭大牛把洗脸水和刷牙水都倒好了,郭大牛不好意思,见到阮氏萍来到了自己的床边,一边看着自己一边在吃着香甜的米榆林市治愈癫痫病最好的方法粉糕。笑着一把拉过阮氏萍在她那青春妩媚秀美的脸上亲吻了一下说:
  
  “真的感谢你了,我的夫人。你呀,真会服侍人呐,让我感到温馨,好幸福!”阮氏萍听到郭大牛赞赏自己的话感觉到很甜美快乐,急忙笑着拿着手里的米糕瓣下一块来,急忙塞到了郭大牛的嘴里说:
  
  “哥呀,闲话少说,快起来吧!太阳都快晒屁股了呢。今天该上谅山市里取相片了呢,哥你忘了吧?快起来吧,吃好早饭咱们早点儿搭车去吧。”郭大牛答应了一声阮氏萍,急忙穿好衣服,拿着阮氏萍为自己倒好的刷牙水和挤好的牙膏,来到了阮氏萍家院子里刷牙。远处传来了一阵嘹亮的歌声: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肩负着明天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们是工农的子弟兵
  
  我们是人民的武装……
  
  听,南昌城头军号响……
  
  革命的歌声多嘹亮,
  
  同志们迈着坚定的步伐奔向抗日的战场,
  
  ……
  
  毛泽东的旗子哗啦哗啦飘……。
  
  远处的一支我军的解放军队伍,唱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正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阮氏萍家这边的大路走来。郭大牛听到部队嘹亮的歌声,停止了刷牙,抬起头来仔细地望着远处的队伍,他认出来了,这是他们钢一连一排的队伍。新任命的副排长王兴奎正带领着郭大牛他们排的战士们正在向这边走来……
  
  等唱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这支歌时,在副排长“一二一”的口令下,又唱起了另外一支军歌:
  
  巍巍井冈山八一军旗红,
  
  开天辟地人民有了子弟兵。
  
  从无到有靠谁人?
  
  伟大的共产党,
  
  伟大的毛泽东。
  
  伟大的毛泽东……
  
  战士们“咔嚓咔嚓“迈着坚定的步伐,在绯红的朝霞的衬映下,身上披满了金色的霞光,更加显得精神抖擞、威武雄壮。郭大牛望着自己部队、自己连队自己负责的排上的战友快来到自己的跟前时。他没有心事再刷牙了,胡乱地草率地漱了一下口,在脸盆里用毛巾洗了一下脸,擦了一下手,急忙朝着自己部队的队伍望去。郭大牛排上的部队战友远远地已经看到站在阮氏萍家的院子里的见习排长郭大牛,便加快了步子匆匆地赶了过来,副排长王兴奎老远就和郭大牛打起了招呼起来:
  <出现抽搐,翻白眼的症状,请问这是不是癫痫病?br>   “郭排长呀起来啦,我们正在出早操呢,大伙儿顺便过来看看你和我们的小嫂子呢!”阮氏萍在屋内听到远处传来的军歌声,也急忙出来看热闹。老远的见到郭大牛他们排的战友们排着队迈着整齐的步伐雄纠纠气昂昂地朝她们这边走来,听到王兴奎副排长的话语,眼睛一热。急忙跑回屋里……
  
  战友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在副排长王兴奎的带领下来到了阮氏萍家的院子里,和郭大牛相互热烈地拥抱着打着招呼。阮氏萍急忙端着一个箩筐跑了出来,箩筐里面盛满着喷香香甜的米糕、白煮鸡蛋、芒果、香蕉等水果,招呼着郭大牛的战友们前来拿着吃。王兴奎和战友们见到阮氏萍端着满满一箩筐吃的东西来招待他们心里很是激动高兴,急忙排好队伍。王兴奎副排长整理好队伍,急忙一个小跑步来到阮氏萍的跟前,“啪”的一个立正向佩戴着越南人民军准尉军衔的阮氏萍举手进了个标准的军礼!:
  
  “报告郭排长嫂夫人准尉同志,钢一连一排全体指战员前来探望拜访郭排长和嫂子了!”说着又转向排着队的战士们:
  
  “全体战士向我们的嫂夫人敬礼!”阮氏萍被郭大牛战友们的热情所感染了,急忙招呼郭大牛一起来招待他的战友们。自己同郭大牛忙着拿着箩筐里的米糕鸡蛋水果,往战友们的身上的衣兜里塞,催促着战友们赶快吃。
  
  副排长赶紧宣布解散,急忙对战友们说:
  
  “咱们郭排长同志的夫人真好客呢,大家不要客气呀,咱们郭排长夫人的家就是咱战友们的家,谁客气谁就犯傻。”说着自己带头笑嘻嘻地从箩筐里拿起一个香蕉剥着皮一边吃了起来一边对阮氏萍说:
  
  “嫂子呀,我可不客气了,没把嫂子家当外人家来看呀。”
  
  阮氏萍忙着招呼着郭大牛战友们吃东西,听到王兴奎副排长的话高兴地笑着说:
  
  “还是王排长说的对呀,嫂子的家就是你们的家,大家可别客气哟,客气就是见外了,饿着肚子可是自己的事��,嫂子的这份人情不管你们客气不客气都给你们记下了!”望着郭大牛的战友们吃得乐开了怀,喜得她呀兴奋得满脸红晕晕的,忙里忙外,端板凳递椅子的。看到战士们满头是汗又端来了洗脸水和毛巾,张罗给郭大牛的战友们洗脸摸汗。又劈开一个个椰子果,到出一碗碗清凉甘甜的椰子汁让战友们喝着解渴。阮氏萍家院子里热闹的声音惊动了邻居们前来看热闹,洪琼花带着一周多岁的小女儿也来凑热闹。战士们一起开心地逗着洪琼花家的细奶娃子去乐呢,小奶娃子不是被战士们逗乐的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副排长王兴奎故意和洪琼花开玩笑地说道:
  
  “老大姐,你是我们郭排长的大媒人,给我们郭排长找得嫂夫人又漂亮又贤惠。大姐呀,我预先向你打个招呼,身体抽搐,眼睛上翻,是癫痫病发作时的症状吗?等我们郭排长成亲后可别忘了给我呀,也介绍一个越南的俏媳妇哟。”
  
  “去去去,你这个王排长同几,也作兴拿大姐来开玩笑,哈呀,我说嘛,你们中国解放军部队的纪律真厉害,逮到了不问青红皂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要人命。呷,够呛!咱们越南的俏媳妇可有的是,就是你们部队上的纪律咱惹不起!”快人快语的洪琼花对着王兴奎副排长一顿抢白,把王兴奎副排长搞得红着脸,噎着嗓子说不出话来,引起了战士们的一阵哄笑。
  
  二班长听了大姐的话急忙替王兴奎副排长解围道:
  
  “哈呀,大姐的话只说对一半,咱们不就能变通一下呀,我说大姐,要不这样,我和王副排长先和你打个招呼,挂个号!等咱们象郭排长那样复员转业了,就不受咱这部队上的条条框框的纪律管了,到时咱再找洪大姐帮着找郭排长家嫂夫人那样俊俏贤惠的小媳妇儿。洪大姐这可行么!”
  
  “哈呀,二班长的点子还真逗呢,行行只要不犯你们部队上的纪律就行。一言为定了,大姐这个红娘以后在咱中国部队可要当出名了,这猪腿蹄子腊肉,哈,可要来不及吃��。”时间过得真快不一会儿就要到了部队回营房的时间,郭大牛他们的战友们排着队,依依不舍地向洪琼花,阮氏萍、郭大牛以及老乡们告别。王兴奎排长一声令下,战友们齐刷刷举着手向热情的老乡们以及洪大姐、郭大牛和阮氏萍敬礼致谢。抱在洪大姐手里的细伢子奶娃子也伸出小手来,不停地向郭大牛他们排的战友们挥手告别。战友们依然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军歌不停地回过身来招手离去……
  
  大路边的椰树林在微风的吹动下,不停地来回摆动着树叶,清晨的树上不时传来云雀清脆的叫声,太阳艳丽的刺人眼睛。路边上的绿草丛中盛开着一朵朵五颜六色细小的花朵,椰树林的前面的小溪流欢唱着流向远方。蓝蓝的天际一朵朵洁白的流云慢慢地随着风儿飘远而去,燕儿啁啾忙忙碌碌地在捉着飞虫,去人家的屋梁房檐下的鸟巢里喂育着,嗷嗷待哺的乳燕。青青的绿柳随风轻飘着维族姑娘般的发辫的翠绿色的树梢,美丽的红木棉花——南国的英雄树上的英雄花在蓝天里显得更加艳丽耀眼……
  
  郭大牛和阮氏萍同洪大姐打着招呼,准备去搭上部队的车去谅山市取回他俩的结婚登记照片。他俩回到了阮氏萍的屋里,收拾好东西,换好衣服,拿上一路上吃的东西准备离家而去……
  
  忽然在阮氏萍家的屋外转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阮氏萍家的门外喊着;
  
  “郭排长,郭排长……郭排长在吗?”欲知来人是谁,找郭大牛有何事。请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发稿於2011年10月29日星期六,上海西郊龙柏家中。

© zw.bgupb.com  重生传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